关于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 廉政文化  
      字体:
家规家训——龙岗鹤湖罗氏:勤俭兴家 清白存心
发布时间:2016-05-11 发布者:清城区纪委

00

 
 
   鹤湖罗氏家训简介

    在改革开放的前沿,在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南联社区罗瑞合居民小组,坐落着一个痕迹斑驳带有浓厚历史印记的客家围堡——鹤湖新居。数百年来,这方幽静的水土世代栖居着以“勤俭兴家、清白存心”的鹤湖罗氏族人。鹤湖罗氏的开基祖为罗瑞凤,于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从粤东兴宁墩上迁居龙岗。鹤湖罗氏由此发端,创造了“聚族于斯”的家族史话,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鹤湖罗氏,即“龙岗罗”,是罗氏豫章——宁化——兴宁一脉的分支。

    促使这个家族经久不衰、生生不息的灵魂是它的家训——“豫章罗氏诫子孙训”。这篇家训的制定者罗珠公,最早出仕是在汉高祖时,任治粟内史,景帝初年,改官名为大农令,他在任上清廉自守,秉性刚直,不畏权势。罗珠公的人品、人格对鹤湖罗氏的家风家规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给鹤湖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鹤湖罗氏的发展史可以说是龙岗乃至深圳客家史的一个缩影,他们的美好品德、良好家风是龙岗客家精神的集中展现。

  故居简介

    鹤湖新居是由鹤湖罗氏开基祖罗瑞凤在清代乾隆年间开始修建的家族大宅,历经罗家三代人,一共用了40多年的时间建成。鹤湖新居坐西南朝东北,由内外两围环套而成,总占地面积约2.5万平方米,是全国现存最大的客家民居之一。内呈方形,外呈梯形,内外围各有四角楼一望楼,中心为府第式三堂两横,素有“九天十八井,十阁走马廊”之称。鹤湖新居融合了闽、赣、粤客家围屋的精华,是深港地区客家围堡的典型代表,是客家建筑的“活化石”。

    在鹤湖新居,我们可以看到老屋横额上镌刻着“聚族于斯”,昭示鹤湖罗氏家族兴建围堡聚族而居的愿望。在祠堂四周悬挂着罗氏先祖告诫后人的“二十条”家风家训。它融合了“俭”、“廉”、“孝”、“礼”、“信”等理念,潜移默化中影响鹤湖罗氏的思想,并成为鹤湖罗氏家族严于律己的行为准则。

  家训摘编

    ……

    乐士敬贤,隆师教子;

    守分事公,及人推已;

    闺门有法,亲朋有义;

    立行必诚而无伪,御下必恩而有礼;

    务勤俭以兴家庭,务谦厚以处乡里;

    ……

  家族代表人物

    据“鹤湖谱”记载,鹤湖罗氏从瑞凤下第三世至第六世,四代人共有20人享有科举功名与官位。罗氏后人谨遵家族遗风,“士农工商,各勤其事”,为官清正廉洁、为商勤俭兴家。正因有此良好家训,故豫章罗氏后裔,多能勤俭持家,敬老爱幼,为人处世以谦让为本,忠厚为怀,子孙即能瓜瓞绵延,繁荣昌盛,为中华罗氏中,繁衍昌盛之一派。

    罗瑞凤(1714-1796):龙岗鹤湖罗氏开基先祖,于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从兴宁来到龙岗,选择经商谋生,秉承“公平交易、童叟无欺”的原则,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得以脱贫致富。由于族谱惨遭焚毁,有关其创业的文字记载已经缺失,只能从罗家后人及当地人的口述中略窥一斑。据说,罗瑞凤当年白手起家,非常节俭,每天出门干活,都要带一块用盐泡过的鹅卵石,中午在田间地头吃午饭,就把鹅卵石拿出来舔一舔,当下饭菜。此外,他还会带一块土砖,在外面小解的时候,会尿到土砖上,回到家里再把砖掰碎,晾晒后用来做肥料。罗家人世代流传这两个故事,就是希望后人能够记住祖先创业的艰辛和“财从俭中来”的道理。罗瑞凤富裕之后不忘以勤俭、仁义教育子孙,形成了世代相传的良好家风。

    罗廷贵:生年不详,鹤湖罗氏第二代,罗瑞凤的二儿子,为人热别节俭,据说大冷天还穿布衣草鞋。他继承其父艰苦创业的作风,使得罗家有了更大发展,大量买田置地,收租一直收到东莞。

    罗兆熊:生年不详,鹤湖罗氏第三代,罗廷贵的儿子。曾任广州府儒学正堂,掌管全府的教育,主持选拔考试。兆熊宅心仁厚,用自己的俸银赈灾,周济贫苦百姓;俸银不够时,还时常回家向父亲讨要钱两。据罗氏族谱记载,道光十四年(1834年),龙岗一带爆发水灾,罗兆熊因为赈灾有功,朝廷赐给一块“大夫第”匾。罗家将此匾悬挂在鹤湖新居祠堂门上,让子孙后人牢记个人生活要节约,对待乡里、国家要仗义疏财。

    罗秋航:生于清光绪年间,卒于1943年,为鹤湖罗氏满房第六代。清朝末年,罗秋航加入革命队伍,致力于推翻清政府的腐朽统治。他与粤军名将邓铿(仲元)等人在龙岗、淡水地区带领武装力量积极参与惠州起义,在一定程度上推进了广东革命的进程。罗秋航与邓仲元交情匪浅,娶其姐为妻,结为姻亲。20世纪三四十年代,罗家人修通龙平、龙横公路后,罗秋航联合一些罗家有实力的人士共同创办运输股份公司,发展交通运输业,为发展龙岗的交通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专家及后人述评

    邱伟亮(深圳市龙岗客家民俗博物馆馆长):龙岗鹤湖罗氏的家训,在重视勤俭、仁义的基础上特别提到“勿学庸流,行险侥幸。贪得无厌,终归穷困”,主要是提倡家庭生活“财从俭中来”、“以义取财”,而对乡里和修路架桥的公益事业要侠义疏财。

    罗文范(原龙岗镇文化站站长,鹤湖罗氏后人):瑞凤公(罗瑞凤)是我们的祖先,他这个人是很勤俭的,因为他知道要持家肯定是要勤俭,他每次出发去收破烂,自己用那个小鹅卵石把它放进盐水里面泡,泡完之后有咸味,他就拿来走街串巷去收破烂,一饿了吃饭,他就拿用鹅卵石,已经泡过盐的,有点咸咸的,拌那个饭,当作菜来用。

    张卫东(深圳大学客家研究所所长、教授):正是因为罗瑞凤有勤俭兴家这种理念,所以对他们的后人也产生了非常积极的、重大的影响,在罗氏形成一种家风,那么这种家风,正是这个鹤湖罗在整个客家地区能够繁荣兴盛的一个重要原因。

    刘丽川(深圳大学客家研究会会长、教授):罗兆熊这个人,他在他们罗氏族人里,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物。而且一直到今天,罗氏族人对罗兆熊的业绩还是津津乐道和引以为傲的。就是罗兆熊他的这种清白存心,这种廉政而且爱民,这样一些优良的作风到今天罗氏族人都是非常认可的,而且以他为楷模。

    刘丽川(深圳大学客家研究会会长、教授):到了鹤湖罗氏的第六代,有一个叫罗定朝的,他和他们的族人一起漂洋过海,到了南美的牙买加。罗定朝刚到牙买加的时候,手里并没有什么钱,但是,他凭着他的诚信,逐渐逐渐的在当地就发展起来了。他为什么生意能够逐渐做大?这是他秉承着他们罗家的这种诚信,那种家风。因为罗氏族人自己就在鹤湖新居里面,他们就有一个小商铺,就是这种有钱没钱,你都可以把东西拿走,但是等有钱的时候,一定要还回来。那么,他们也对当地的黑人是这样的,对当地的原住民,并不因为他们是黑人而歧视他们,而是同样的像对待族人一样的来对待牙买加的那些原住民,所以,又熟悉他们的语言、以这样平等待人、又诚信待人,所以他们逐渐在当地就生意做大了,也获得了良好的信誉。我觉得这就是受到他们罗氏族人的家风家训的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把这个传统带到牙买加,成就了他们自己的事业。

                                                                              (转自南粤清风网)

     
 
 

建议使用1024X768分辨率 微软IE6以上浏览器
中共清城区纪委 清城区监察局版权所有 清远市信息化装备办公室技术支持 粤ICP备06033952号
举报电话:市公安局网监科(3463440)电子邮箱:qygaw@tom.com 或djbhjcdc@163.com
技术支持:清远市志远软件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电话:0763-3787799

本站自2005-12-15来访问人数